人民网
人民网>>文旅·体育

颐和园的那些有趣门礅

2022年01月17日08:45 | 来源:北京青年报
小字号

原标题:颐和园的那些有趣门礅

颐和园福山寿海,以玉泉山及西山诸峰为背景,假以月升日落、云卷云舒,可看可玩的景点、文物、典故极多,其中就包括几对有趣的清代门礅。

颐和园的门礅,常见于垂花门下,不是每个院落都有,也不是每个门礅都是老的。在题材上,借鉴了民间广为流传的一些吉祥图案,与规规矩矩的宫殿装饰相比,透着皇家园林的自在任性、休闲随意和崇尚自然等特点。

研究门礅的专家、学者以及文博前辈、古迹和摄影爱好者很多,但对于颐和园的门礅,除范志鹏的《颐和园介寿堂门墩上的琴棋书画》外,却鲜有文章、少为关注。这里简单介绍几例,算是抛砖引玉吧。

云松巢门礅

云中独腿望月牛纹饰尤其耐人寻味

万寿山的前山西坡,在排云殿和湖光山色共一楼两组建筑之间,有一组依山势而建的景观庭院,叫云松巢。从长廊秋水亭处往北,沿自然山石堆叠的云步踏垛而上,会来到一个垂花门前,即云松巢正门。垂花门终日紧闭,两侧有镶嵌什锦玻璃窗的院墙向山上延伸,隐没于苍松翠柏深处。

在云松巢的垂花门下有一对门礅,是标准的抱鼓形,由兽头、大鼓、小鼓、须弥座四部分组成。兽头是常见的神兽椒图,即口含圆环的龙狮,趴在立鼓身上,凝眉翘嘴、眼睛睁圆,注视着前来的访客。椒图性好僻静,忠于职守,故常被装饰成大门的门环或雕刻在门礅的石鼓上,负责震慑妖邪、看守门户。兽头趴伏的鼓身,两边各雕一圈鼓钉纹,兽头前后分别雕刻了一朵盛开的牡丹和柿子花,花、叶完整、饱满。

门礅大鼓鼓子心的外侧面,满雕一朵六瓣荷花,端庄圣洁;小鼓上雕有横搭的荷叶和如意祥云,托架着大鼓坐于须弥座上;须弥座搭有包袱角,雕着菊花等吉祥花草。

耐人寻味的是大鼓鼓子心内侧:一只盘成圆状、长尾前甩、独腿站立、回首后望的牛,被周围一圈祥云环绕着。顺着牛的目光看去,云团之中似有椭圆形玉盘,中间刻了两个横道,隐约一个“月”字。从纹饰图案中可以看出,该牛具有云中、独腿、望月三个明显特点。

关于云中牛,一些老师认为,自东周国家图书馆馆长李耳骑青牛过函谷关之后,作为道教太上老君坐骑的牛就神气起来了,出现在玉璧、砚台、铜镜、门礅、砖雕等艺术品上。石刻浮雕的牛,除了石碑、旗杆座下“水盘”上的海神兽外,无论四腿、独腿,不管望月、无月,也不管是脚踏江崖还是蹄趟海水,总之都被祥云环绕,尚无例外。云跟霞是相伴出现的,有升腾向上的寓意。

独腿牛比较少见。在石刻馆金刚宝座前的石狮须弥座锦铺、东岳庙的两处石碑座、云居寺三公塔前石供桌、科举匾额博物馆门前福隆安墓碑的碑担等处可以见到。这几处石刻牛的造型,都是独腿立于海水或江崖之中,周围祥云环绕,身体盘成圆状,回首后望。需要提示的是,在这四处六只独腿牛中,东岳庙两处石碑座上的两只虽然回首但并不望月,因为图案中找不到月亮。

有的老师认为,独腿牛不是牛,应是夔或叫夔牛。据《山海经·大荒东经》记载:“东海中有流波山,入海七千里,其上有兽,状如牛,苍身而无角,一足,出入水则必有风雨,其光如日月,其声如雷,其名曰夔。黄帝得之,以其皮为鼓,橛以雷兽之骨,声闻五百里,以威天下。”从这段文字可以看出,该神兽的相貌特征是“状如牛”“一足”,与生活中常见的四腿牛不一样,因“其名曰夔”,所以叫“夔牛”。

还有老师认为,这是“斗牛”,也叫虬螭或虬龙,是龙的一个化身,或者是一种未成龙的龙。故宫博物院编《清宫兽谱》里有收录,其主要特征就是独腿,主要职责是吞云吐雾、除灾灭祸,传说中斗牛会在祥和的时候出现,是一种体现盛世太平的祥瑞。总之,不管是夔牛还是斗牛,因为独腿就有了神性,就不再是人间的瑞兽,而成了仙界的异兽。

望月牛让人常常想到犀牛望月、夕牛望月、吴牛喘月或坤牛望月。这些望月牛中,望的月又分圆月和弯月,表达的意思应有不同吧。

石刻馆明代张桑节朵而只墓塔碑的碑座上,有回首望月的四腿牛,望的是弯月,而多处独腿牛,包括云松巢门礅上的独腿牛,望的是圆月。

牛为什么望月?学界解释很多,其中深圳博物馆副馆长、研究馆员郭学雷提出了“坤牛望月”说,典出宋·赖文俊《催官篇》卷二的《评砂篇》,“经曰:乾马亘天,坤牛望月,艮狗依市,巽鸡鸣阙,天柱发四维之气,而功名唾手,此之谓矣。”郭先生解释,坤牛望月是宋金时期非常流行的吉祥寓意题材,从占卜上说,坤牛上能通天、下能分水,所以古人多以牛镇水;而潮汐现象又多与月亮有关,所以牛关心月亮圆缺,常见的画面就是牛在海水江崖中望向月亮,应是祈求风调雨顺、国泰民安的寓意。

总之,云松巢门礅,云中独腿望月牛的纹饰,是少见而耐人寻味的,有着浓厚的文化底蕴,非常值得欣赏。可惜的是,这对门礅右边那只有些破损,似被人为撞击。

无尽意轩方形门礅

幞头前面刻吉祥图鹿鹤同春

在京城各大宅院中,门礅的使用,大概与主人的身份地位、兴趣爱好和当时的文化时尚有关。像颐和园这样的皇家园林的某个院落,在使用抱鼓形门礅还是方形门礅上,不知有没有让人信服的要求和标准,似乎也与院落的功能无关。见到的实物是方、圆都有,圆礅居多,方礅至少有无尽意轩、益寿堂两处。

在万寿山的南坡东麓,有一组四合院形式的建筑,背依苍山、门临荷塘,院内正殿悬有乾隆所题匾额“无尽意轩”。清漪园时期,乾隆皇帝常在这里观景、赏画。

无尽意轩建在紧靠山坡的台基上,院门是一个漂亮的垂花门,沿着院门两侧的垂带踏垛而上,就会来到无尽意轩门口。门前有一对方形门礅,也称箱形门墩,应是乾隆时期的。相对于抱鼓形门礅,方形门礅的结构要简单些,大致包括趴狮、幞头和须弥座三部分。

门礅有些斑驳风化,局部的包浆光泽圆润。门礅上部是一只高浮雕呈趴伏状的小狮子,眼睛睁圆,兔耳硕大,阔嘴张开,牙齿成排,舌尖上舔,胡须侧垂,头部毛发浓密并卷成6个圆团。尾巴分成三绺,中间一绺上甩至背,四肢匍匐向前,胸腹紧紧贴在门礅幞头之上,没有透雕。这对门礅的两只趴狮,彼此似心有灵犀,都微微侧头斜视对方。趴狮虽然像宠物狗,但仍是守门的镇兽,既有装饰作用,又体现主人的身份地位,还有驱邪避灾的职责。可惜的是两只趴狮鼻子部位都有些残损。

门礅中部是幞头,即长方形门礅中间箱体部分。方箱形幞头,共分上、下、前、后、内、外六个面。幞头上面承托着趴狮,幞头下面与须弥座相连,幞头后面与门框有三指宽的缝隙,素白无雕饰。幞头余下的内、外、前三个面,分别雕有吉祥纹饰和图案。

每面图案四周刻有一圈锦纹,或叫富贵边纹,也有老师称T字交泰纹,是由一正一反阴刻的T字反复循环使用的边框纹饰,寓意连绵不尽、吉利深长,富贵不断头,也有天地调和交融,阴阳和谐共生之意。

幞头前面也就是门礅的南面、正面,略窄于左、右或称内、外两个侧面,雕有吉祥图案“鹿鹤同春”。图案的边侧,山石间长出一株粗壮的古树,树枝上开满五瓣梅花;古树下是一只回头张望的小鹿,嘴里似叼着灵芝仙草,鹿身上点缀着朵朵五瓣花,与古树上的梅花如出一辙,显然是一只梅花鹿;鹿的上部,雕有一只展翅欲飞或收翅欲落的仙鹤,鹤的长喙似在啄食着梅树上的花瓣,回头的小鹿似在警觉地注视着仙鹤。

石刻等艺术品中的鹤,暗指高人隐士,如梅妻鹤子林和靖,比喻隐逸生活和恬然自适的清高情态,也喻示主人过着或向往着隐居休闲的生活。鹿,是“禄”与“陆”即“六”的谐音,有福禄、官禄、俸禄之意。

总之,梅、鹤、鹿单看哪个,都有着丰富而美好的寓意。而鹿、鹤谐音是“六合”,“六合”即东、西、南、北与天、地,泛指天下。整个图案中,梅花古树下的鹿与鹤,应是鹿鹤同春或称六合同春的景象。

到底是“鱼化龙”还是“苍龙教子”?

门礅幞头外侧图案,是一幅常见的如意绶带。如意柄端雕成对称卷曲的云团,端头衔接着方形长柄由细渐粗,尾部截面呈菱形,显得流畅、均衡而有立体感。如意,大约出现于战国之时。南宋·吴曾《能改斋漫录·事始二》记载,“如意,柄端手指状,用以瘙痒,可如人意而得名。”清《事物异名录》也说:“如意者,古之爪杖也。”后来,如意的柄端由指爪形状逐渐变成灵芝或祥云状,形成了常见的柄端微曲、柄身流畅的样子,在实用性的基础上增强了观赏性和美好寓意。灵芝也是传说中的仙草。所以,门礅上雕刻被绶带缠绕的如意,是民间喜闻乐见、广为流传的常用图案,有富贵缠绵、长寿长生等吉祥寓意。

门礅幞头内侧图案虽然漫漶风化,但还能认出是常见的海马祥云。图中一匹骏马四蹄腾空、长尾飘逸,正奔跑在海水江崖之中,同时还口吐祥云、回首后望,吐出的祥云一缕三团飘向天空,祥云中没有河图、洛书之类的纹饰,骏马身后的山石间也升腾着祥云。

像海马祥云这样的图案,在石刻中也较常见,如五塔寺金刚宝座前的石狮须弥座锦铺、云居寺三公塔前石供桌、科举匾额博物馆门前福隆安墓碑的碑担、恭王府门礅鼓面等处都可见,但不同的是骏马口中多不喷吐祥云,所以有的老师也管这种图案叫做“天马行空”,说明骏马是可以腾云驾雾的。

门礅下部是标准的雕花须弥座,承托着上部的幞头,并与幞头为整块石材一起雕成,是门礅的基础。须弥座上有锦铺即包袱巾,前和左、右三面垂有包袱角。左、右两面包袱角虽都斑驳风化,但还能看出雕有升腾的如意云团。

须弥座前面的包袱角上,是耐人寻味的高浮雕鱼化龙图案。图中,一条苍龙侧头注视斜下方,口中喷出一缕长长的云朵,龙身在云团之中若隐若现,云朵之下是层层翻滚的海浪。一条鲤鱼从海浪中探出头来,似望向空中的老龙。整个图案,龙睛龙角以及鱼目鱼鳃等细节都雕刻得精巧细致、栩栩如生。

有的老师认为,从皇家园林角度看,图案应是常见的苍龙教子题材,这与太上皇和嘉庆、慈禧和光绪的身份地位相符合,是儒家“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”思想的体现。但笔者还是倾向于“鱼化龙”,不仅因为实物雕刻得更像“鱼头”而非小的“龙头”,而且有更为清晰的同题材的门礅鼓面图案可以佐证。总之,两种说法似都有道理,您不妨亲自去看一看!

益寿堂门礅

竹篮菊花图与皇家药房功能很是相宜

益寿堂位于万寿山东侧的山腰处,即景福阁东边的半山坡上,是一处幽静的院落。益寿堂的院门是一殿一卷式的垂花门,上面悬挂着“益寿堂”三字匾额,是慈禧皇太后御笔之宝。

益寿堂的垂花门下,有一对方形门礅,被有机玻璃罩保护了起来。门礅虽然有些风化,但破损不很严重,能够看清独特的纹饰图案。

门礅上部是一只高浮雕蹲坐呈前趴状的小狮子,腹部与幞头上部透雕,头部毛发浓密并卷成16个圆团,圆眼似望天,一双大耳向后背,鼻子宽阔如嘴;大嘴张开,露出两排整齐的牙齿,上下各八颗,肥厚的舌头下部中沟明显、舌尖上舔,两缕胡须在嘴角左右侧垂,正面看上去,显得满脸笑。

门礅中部幞头六个面,与无尽意轩门礅相似,即幞头上面承托着趴狮,幞头下面与须弥座相连,幞头后面紧邻门框,素白无雕饰,幞头余下的内、外、前三个面,分别雕有吉祥纹饰和图案。不同的是,每面图案四周边框,没有雕刻纹饰。

幞头前面,即门礅的南面、正面,雕有竹篮菊花图案,即一装满菊花花枝的竹编花篮。图案中间是一朵盛开的菊花正面向人,两侧各插有数枝菊花,花朵、花叶、花茎齐全饱满,似刚刚采摘回来。

竹篮左右两侧花枝顶端的花朵形状、姿态略有不同,左侧即门礅的内侧是花朵盛开,花托、花萼、花瓣、花蕊可见;右侧即门礅的外侧是含苞欲放,花萼、花瓣紧抱。这种花姿的变化,体现了古代工匠的审美追求,可谓独具匠心。

菊花枝条上有数片叶子,不仅筋脉分明,而且伸展角度不同,很有立体感。装花的竹篮鼓肚、束颈、撇口,上有提梁,下有圈足,篮身上雕如意云纹,圈足上刻竹条编织纹,显得十分精美。

花篮,民间所称“暗八仙”之一,即蓝采和所持宝物,能广通神明;菊花有清热解毒、利肝明目的功效。用菊花酿成的酒,被皇帝的后妃们称为“长寿酒”,当作滋补药品相互馈赠,这与益寿堂曾是皇家园林药房的功能很是相宜。

门礅幞头外侧是如意绶带图案。如意柄端云团状,端头衔接着方形长柄由细渐粗,尾部截面呈菱形,显得流畅、均衡而有立体感。绶带绵长,满布如意两侧,宽处舒展、飘逸,窄处折成两层,显得宽窄适宜、收放自如;花结上下对称,是绶带折叠后与如意柄环腰相系而成,若顺着绶带一端捋下去,走向非常清晰,似乎用力一拉,结扣就能解开,感觉十分奇巧、精妙。

双龙马献图纹饰,哪里还有?

门礅幞头内侧是最大看点,应为人所熟知的“龙马献图”。图案底部是一层山石,没有常见的海水波浪。山石之上,两只奔跑追逐的神兽一前一后,前者在回首后望的同时口中吐出云气向上升腾,云团中有一幅阴阳八卦图,竟然连上面的乾、坤、离等卦象都可辨认,这在石刻中还是比较少见的。

后者紧随前者奔跑并相差半个身位,昂首望向云端,似在欣赏祥云的升腾变化。从细节看,两神兽肋部都有火焰纹,都是单蹄而不是偶蹄或指爪;吐云神兽面部有些漫漶,但脖子后边的鬃毛长约寸许,根根竖立,似经过修剪梳理,显得整齐清晰;望云神兽头上的鬃毛成绺成缕,披散在颈部,显得洒脱随意。两神兽虽有异同,但都应该是传说中的龙马。

这里多说一句,石刻馆展出的明正德七年制作的宴公祠石殿,左侧山墙上河图中的龙马就是满身龙鳞、赤纹,形状大概来源于孔安国的说法。

巧的是,颐和园玉澜堂后的彩画上也有一幅龙马献图。若与益寿堂门礅上的石刻龙马献图比较,您会发现,虽然都是清代光绪年间作品,虽然都是回首后望、口吐云气,云中现阴阳八卦图,但建筑彩画中是单匹马,而石刻门礅上是两匹马。这种双龙马献图的纹饰,不知道哪里还有?也不知是否另有讲究、寓意?

再看门礅幞头下面的须弥座,前面和左右或称内外两个侧面都垂有包袱角。外侧面的包袱角上雕的是山石仙草,与这里曾是皇家园林药房的功用相符;内侧面的包袱角有些斑驳风化,应该是绶带结成的锦绣花结,表达缠绵、长久等吉祥寓意。

须弥座前面的包袱角上,是很有意思的“瓜瓞绵绵”图案,即同藤的两个小瓜在瓜柄处相连,中间是一挺瓜叶。两小瓜从柄到蒂由小渐大,瓜棱分明、瓜蒂圆厚,似夏秋季节成熟之瓜,形状与日常食用的口感清脆、味美多汁的香瓜、甜瓜相似;中间瓜叶,茎曲内弯、筋脉清晰。

在《诗经·大雅·绵绵》中有“绵绵瓜瓞”的句子,宋代朱熹《诗集传》中说:“大曰瓜,小曰瓞。瓜之近本初生常小,其蔓不绝,至末而后大也。”意思是说,瓜大的叫瓜、小的叫瓞,瓜秧在开始生长时很小,但其枝蔓不绝,会不断长大,绵延滋生。可见,这种瓜瓞题材,既有生活基础,又具文化底蕴。门礅上雕刻“瓜瓞绵绵”图案,不仅因为瓜瓞生命力强又多籽,符合古人子孙繁衍、相继不绝的美好期盼,也表达了事业兴旺、后继有人等吉祥寓意。

比较无尽意轩和益寿堂的门礅,虽然都是方形,但有两处不同十分明显:一处是趴狮不同。无尽意轩趴狮腹下无透雕,左右微侧头,彼此斜瞄对方,头部毛发卷成6个圆团,鼻子部位都有些残损;益寿堂趴狮,被有机玻璃罩了起来,腹下透雕,目光直视,紧盯来客方向,头部毛发卷成16个圆团,没啥破损。

另一处是幞头不同,无尽意轩门礅每面图案四周刻有一圈锦纹或叫“富贵边纹”也称“T字交泰纹”;而益寿堂门礅,每面图案四周边框,没有雕刻纹饰。

同在颐和园,同为方形、箱形门礅,同是皇家园林的门礅,这两处不同是否可管中窥豹,看出乾隆与光绪两朝,在国家财力、石刻工艺、技术标准、时尚追求、审美情趣等方面的一些差异?舒童

(责编:刘佳、连品洁)

分享让更多人看到

返回顶部
##########
<bgsound id='QJdlXkU'><marquee></marquee></bgsound><person id='PPK'><center></center></person>
    <cite id='dqUfi'><sub></sub></cite>
      <s id='JE'><dfn></dfn></s>
      <acronym></acronym><bdo id='usKp'><option></option></bdo><blockquote id='abtMXHn'><legend></legend></blockquote><l id='iwWtvuND'><abbr></abbr></l><label id='JfWr'><cite></cite></label>
        <person></person>
        <font></font>